网站首页 新闻中心 政策法规 会员之家 印章博物馆 国际交流 大秦视界 协会简介 联系方式
 
 
网站首页 >> 大秦视界 >> 印人印事  
故宫第三代摹印传人沈伟离世 曾在故宫喂猫种菜
阅读8787次 / 任思雨 / 中国新闻网   / 2019-06-27 11:36

原标题:故宫第三代摹印传人沈伟离世 曾在故宫喂猫种菜

作者:任思雨

来源:中国新闻网  

6月15日,故宫第三代摹印传人沈伟离世,年仅55岁。据了解,故宫摹印是“三代单传”,北派篆刻的代表人物金禹民,也是新中国故宫博物院摹印的开创者。金禹民只收了一个徒弟刘玉,而沈伟也是刘玉培养的唯一徒弟。

沈伟的一名同事告诉记者,沈伟很随和幽默,没有一点架子,愿意与年轻人交流交朋友,对工作也是一丝不苟。

沈伟。来源:《我在故宫修文物》截图

故宫摹印的“三代单传”

很多人是从《我在故宫修文物》认识沈伟的。这部纪录片让故宫的顶级文物修复师们第一次走入大众眼前。

沈伟生在江南,上小学时跟随父母来到北京。1983年,他从国家文物局和鼓楼中学合办的“文物班”毕业,进入故宫做青铜器复制,后来,刻章组的老师傅正好五十多岁了要收徒弟,就选中了沈伟。

“我师父特别不爱说话,1986年他选择我作为故宫摹印的第三代传人,当时我还有些吃惊。他说观察我很久了,觉得我能干这个,他不会看错人。”

提到摹印,可能很多人不了解,沈伟曾解释说,摹印是和古书画的复制联系在一起的,故宫的文物专家们不但负责修复文物,还从事文物古画的临摹复制。

古时候的大部分书画都有印章,沈伟和师父们一辈子所研究的,就是这最后一个程序——章。

来源:《我在故宫修文物》截图

每幅摹画裱完以后,最后都要有钦印才算大功告成,这一步非常重要,如果盖不好,前面摹画的所有功夫也白费了。因此,摹印也可以说古书画修复中非常特殊的存在。

中国印坛有“南陈北金”的说法,其中“北金”指的就是北派篆刻的代表人物金禹民,他也是故宫博物院摹印的开创者。金禹民只收了一个徒弟刘玉,而沈伟也是刘玉培养的唯一弟子。

所以,故宫摹印可谓是“三代单传”。

沈伟。来源:《我在故宫修文物》截图

刚开始做学徒,沈伟从磨石头、磨锯、磨刀开始,这就要花上一年时间。“磨完刀子写篆字,又写了两年,这才能摸到印章,学习篆刻技法又是两年,一共5年才算正式出师。”

每一枚印章,都有着强烈的时代色彩和个人风格,印文字体、章法布局,运刀手法、笔道的轻重、屈伸疏密……还有印章中体会的意境,都要有摹印者深刻的领悟。不仅印章的外表要一模一样高度相像,印出来的效果也要不差分毫。

《清明上河图》摹本的100多个印章,都是由沈伟的师傅刘玉复制钤印的。

沈伟曾说,自己盖过的最多的一幅是《兰亭序》,有一百多块章。这一百多个章里,可能既有师父刘玉的章,也有金禹民先生的。师傅们摹好的章,就成为资料,下次还可以再用。

我跟师父就像父子一样

作为故宫摹印的“三代单传”,沈伟和师父的感情更加不一般。

他曾在自述里说,自己和师父的感情很好,每年初五去拜年,一年可能能见个三四面,平常打电话。一见面,他们就聊些过去的事,工作情况、人员变动什么的。

师父眼睛不是特别好,每年体检沈伟就陪他去,师父做青光眼手术也是他带着去的,“我在场他踏实”。他曾形容自己和师父的关系:“怎么说,就是跟父子似的,有什么要求,就直说。有的徒弟,师父退休就忘了。我们单传,不一样。”

“师父最常跟我们说的是要守规矩,规矩就是圆规,帮你把章盖对地方。”

来源:《我在故宫修文物》截图

这个“规矩”,第一是要守住寂寞,第二个是认真,不能出错。

“人家两年、三年画出来的画,我们盖印章就是十分钟,不能错。盖错了没法修,印章是红的,擦不掉的。所以干一辈子不能出错。”

30多年来,沈伟雕刻仿制了1000多枚古印,在临摹的书画上盖了上万个印章,没出过一点差池。

下一代摹印传人,在哪里呢?

《我在故宫修文物》里,沈伟的办公桌前,充满各种小小的意趣:小葫芦、鸟笼、盆栽……

摹印同故宫的其他古文物修复工作一样,要沉得住气,更要拿出舒适的好心情来工作,要是光线不对、情绪不对,不干都行。“因为人工有生命力,不像复印,人工临摹有生命力,可以反映人当时的心态。”

沈伟。来源:视频截图

除了篆刻,沈伟的爱猫宠猫也出了名,他和青铜器修复师王有亮每天自觉地担当起喂猫职责,每天上班,浇完了花,有时就喂猫,他还给两只野猫起名“花子”和“灰子”,连《我在故宫修文物》的剧组人员都知道,想逗猫,就可以去摹画室所在的第四进小院找找看。

在故宫的小院儿里,他们还种起了菜,纪录片里,他在院子里高兴地欣赏着自己种的茄子西红柿,“修身养性,自己调理,有点儿以厂为家了对不对?就像家一样”。

沈伟。来源:视频截图

沈伟一直把“素心若雪,淡如清风”当做自己的座右铭。“制作和收藏印章的过程,其实也是塑造性情的过程。沉浸在印章的世界里,少了现代社会的功利心和焦躁症,变得与世无争,这便是修身养性。”

听上去有趣,但他也说过,他们在这里三十多年都没什么变化,只是春夏秋冬四季景色不一样。

“故宫的下一代摹印传人,会在哪里呢?”在几年前的一次采访,沈伟说出了自己最大的烦恼。 (任思雨)

 
   
 
 
 
新闻中心
 
 
 
协会简介 - 协会章程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9 www.yinzhangxiehu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 陕西省印章行业协会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镜像/复制
陕ICP备15011396号-1 服务热线:029-89386879
陕西印章网(www.yinzhangxiehui.com)是陕西省印章行业协会面向社会的窗口,是公众与政府互动的桥梁和纽带,是印章协会和企事业单位各部门发布印章信息和提供在线服务的综合平台。现开通“印章协会、新闻、专题、政策、服务、问政、数据、文化”八个一级栏目。
技术支持:胡志坤